南京财经网

当前位置:

人间真热烈之告别

2019/11/09 来源:南京财经网

导读

1.他看着书架上的照片:意气扬发的中年男子,自信镇静,一种不言而喻的权威感让人心生信任,他那万事皆有把握坚定的眼神,告知每个人: w

人间真热烈之告别

1.

他看着书架上的照片:

意气扬发的中年男子,自信镇静,一种不言而喻的权威感让人心生信任,他那万事皆有把握坚定的眼神,告知每个人: where is there is will there is a way.

那是自己。

他嘿嘿笑了两声。

那是自己吗?

他有点不敢相信,那个自己为什么如今变成了今天这个样子?

他抬了抬胳膊,想去拿一杯水,扯到了刚刚包扎好的伤口:

好像更疼了。奇了怪了,怎样就这么容易碰到了?他明明觉得自己已经很小心,一步一步的,怎样就突然崴脚了,崴了脚,怎样就突然把胳膊摔断了。他不想叫人,他觉得自己可以站起来,可是居然怎样也站不起来。

奇怪了,力气都到哪里去了?奇怪了,为什么头脑里多的是劲儿,却使不出来?奇怪了,这怎样可能是我?

……

2.

他有些不太清楚自己身在何方。

刚才,他还看见小蝶,对,是她,没错,他们两个正在田野里抓蝴蝶。他揪着她的小辫子,得意洋洋地说,他捉住了蝴蝶。他喜欢极了看她生气撅起的小嘴。

怎样就突然不见了?

周围黑沉沉的,恍忽了好一会儿,他才看见床边微弱的屏幕上一根曲线在有节奏的跳动着。“滴,滴,滴……”

哦,对,那是监控仪。

他笑了笑:

我现在一定是小蝶眼中的外星人,浑身插满了管子。身边全是亮闪闪绿油油的数字。

突然,他觉得身下1热。

他突然苏醒了过来,他在医院。

明明只是摔了个跤,怎么就半身没了知觉?

幸亏邻居发现了,给送了进医院。

什么都做不了。什么都爱莫能助。甚么都靠着他人给清洗。

明天又得麻烦护工给换床褥,虽然护工好脾气什么都不说,但,

他心里受不了。

他曾那样的体面过,他曾那样的自满过,曾有几万个人仰望着他,曾他振臂一呼,周围声入云霄。

如今,他无法为自己做主:

大多数时候,他穿着病号服。被人叫醒,就醒着;被人擦背,就被脱掉衣服;被人喂饭,就张开嘴巴;被人绑上塑料管扎针,就绑上扎

针………听说,这是治疗。但,他犹如进了监狱。

一生寻求的独立和自主,这一刻已成为嘲弄和蔑视,在病床前斜眼看着他,冷漠而又平静。

是的:

一旦失去了身体的独立性,有价值的生活和自由就根本不在可能。

3.

他腹部疼痛,他忍住了。他决定不告知护士。

过了一会,他咳血了,由于口中这类咸咸的味道,他竟然有些兴奋,毕竟,他很久都没有再吃过有味道的东西。

他感觉到一种身体里有一种东西在蔓延,从脚到小腿,到大腿,到腹部,到胸腔,到手臂……

最后,他想起了他的儿子,那个远在美国的人,他想,他可能等不到他了,他也不想等了。

“或许,有一天他会明白”他感觉自己仿佛说了这么一句话。

---------------

受《最好的告别》启发而作。“公道世间唯白发,贵人头上不曾饶”,希望我们每个普通的良善之人都能好好活到终点。

射精障碍?伟哥

西地那非的副作用

伟哥副作用_伟哥的副作用有哪些?常吃伟哥有何危害?

标签